• <mark id="eperr"><tt id="eperr"></tt></mark>
    1. <small id="eperr"><optgroup id="eperr"><font id="eperr"></font></optgroup></small>

        <mark id="eperr"></mark>

        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返回首頁
        信息中心
        推薦新聞
        當前位置:   首頁 >> > 信息中心 > 糧油市場

        中儲糧河南出新政或致糧庫大洗牌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12年10月17日 點擊次數:9694 信息來源:
        推行了八年的小麥最低收購價政策(又名托市收購),今年出現了改革動向:民營糧庫沒有參與收購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這是中儲糧河南分公司在糧庫領導連續外逃、被“雙規”的背景下作出的決絕之舉。托市收購—這個靠政策吃飯的“偽市場”行業,面臨著一次無可奈何的洗牌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民營糧庫出局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它(指中儲糧河南分公司)不叫你收,你能怎么辦呢?”2012年8月15日,河南周口某縣人王軍(化名)告訴時代周報記者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王軍擁有一間3萬多噸庫容的糧庫。今年,因河南民營糧庫未被批準參與托市收購,他的糧倉空空如也,收入完全斷絕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現在躺在醫院病床上的王軍,與記者通話時不停地唉聲嘆氣。為了建這間糧庫,他債臺高筑。那個去年出逃美國的周口直屬庫主任喬建軍,將他推入了事業和人生的低谷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托市收購,是國家為穩定糧價、提高農民種糧積極性進而保障糧食安全的政策性收購。自2006年開始,國家五部委確定當年收購價格及具體計劃,敞口收購小麥。全國小麥主產區有6個省,其中河南的小麥產量獨占鰲頭,每年占全國總產量的1/4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2006年,全國收購的托市小麥達4200萬噸,其中45%來自河南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中儲糧即中國儲備糧管理總公司,成立于2000年,屬國資委直接管理的央企,受國務院委托,具體負責中央儲備糧的經營管理,也是托市收購的主體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相對于龐大的收購量,其直屬庫容不足,便委托地方糧食系統的糧庫及民營糧庫進行收購,收購資金由國家農業開發銀行提供貸款,倉儲保管費用則由中央財政提供。對于分到中儲糧收購指標的民營糧庫來說,這是一筆穩賺不賠的買賣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河南十八個地級市中,中儲糧河南分公司在每個地級市大致都設有兩個直屬庫,直屬庫大多為獨立企業法人,獨立經營核算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王軍與周口直屬庫主任喬建軍有20多年的交情。“要不是他,我哪能建糧庫呢?他叫我建,我建起來了。”王軍告訴時代周報記者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業內知情人士介紹,2010年時指標分配已經較為緊張,但王軍的糧庫依然分得一杯羹,收了幾百萬噸糧食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2011年,因小麥市場價格較高,國家未實施托市收購政策。當年9-10月間,喬建軍曾跟王軍聯系,說要用錢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我原來沒有錢,他說他急用,我找別的老伙計借錢(送給他)。(結果)他拿著我的錢走了。”王軍告訴時代周報記者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2011年11月,喬建軍攜款潛逃的消息震動全國。當地方司法人員找到王軍時,他否認曾給喬建軍送錢。他向時代周報記者解釋,當時之所以這么說,是因為他不想找麻煩。至于這筆錢的數量,王軍也未透露詳情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像王軍經營的這種民營糧庫,自2006年以后,在河南曾涌現出大大小小近千家,按業內人士的說法,超過了河南與5個小麥主產省的總和。這些民營糧庫主要依靠龐大的托市收購政策生存。其中,有些大型標準化的民營糧庫,要么從地方國營糧庫改制而來,要么是地方投巨資建成,庫容規模、管理水平堪比中儲糧的直屬庫。當然,沒有中儲糧的批準,它們都拿不到收儲指標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而彼時喬建軍的潛逃,拉開了糧食收購環節的灰幕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2011年12月,中儲糧河南分公司總經理李長軒被“雙規”。2012年4月,相關部門接到舉報,稱駐馬店直屬庫主任郭玉林購進大批假五糧液[36.12-0.80%股吧研報]酒,不僅用于自己招待,還將該批假酒加價向下屬分庫銷售,郭玉林旋被調查。安陽直屬庫主任李守根、商丘直屬庫主任魏顯龍,也都被司法機關控制。2012年春節后,從外地調入的總經理張威臨危受命,執掌中儲糧河南分公司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張威調入后,中儲糧河南分公司針對民營糧庫的政策開始發生變化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河南一位大型民營糧庫的楊姓負責人告訴時代周報記者,2012年6月,河南糧食收購會議結束后,中儲糧河南分公司出臺收購政策:規定收購企業必須達到1萬噸庫容;上繳200萬保證金(現金)等;“還得進行同等資產抵押,假如收購一萬噸小麥,必須有同等價值的資產房產或者土地抵押給中儲糧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這位負責人介紹,上述標準不針對直屬庫,只針對糧食局的糧庫和民營企業。在雙方多次溝通后,這些“苛刻”的條件逐漸取消,后經中儲糧河南分公司的多次驗收和地方糧食局的推薦,確定74家民營糧庫達到收儲標準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上述楊姓負責人介紹,正是因為這些爭執及其他原因,今年河南托市收購啟動工作推后了兩個星期。“往年都是6月初開始,今年延后到6月中下旬。導致很多地方賣糧難,有些地方的價格甚至低于托市收購價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農戶辛辛苦苦大半年種一季本來就微利的小麥,變現時每畝僅有200-300元的收益,因不得不白白失掉每市斤3-5分的價差而變得大打折扣。僅此一項延津縣種麥農民直接收入至少減少3000萬元。”河南金粒麥業有限公司(民營糧庫)提供給時代周報記者的一份材料顯示。近期內,有關河南賣糧難的報道也經常見諸報端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自6月以來,中儲糧河南分公司有984個庫點、地方糧食局下屬37個庫點進行托市收購,而74家民營糧庫至今無一家參與。民營糧庫收入斷絕,有些已被銀行逼債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張威讓我們自尋出路,我們問張威,究竟是哪個部門不同意,請以文件形式告訴我們,張威也沒有滿足要求。”上述楊姓負責人告訴時代周報記者。這些民營糧庫經營者們,正在發起籌備河南民營糧油收儲企業協會,準備對中儲糧河南分公司提起訴訟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收儲庫點大幅壓縮
          
          為什么民營糧庫沒有進入托市收購市場?中儲糧河南分公司給時代周報記者回復的文件中解釋: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五部委制定的《小麥最低收購價執行預案》:‘為充分發揮國有企業的主渠道作用,國有及國有控股糧食企業優先作為委托收儲庫點安排’。因此,執行托市任務的庫點選擇按照先中儲糧直屬企業、再地方國有糧食企業,最后是其他收儲企業的順序進行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業內人士介紹,國家2006年啟動糧食托市政策時,中儲糧河南的倉容量僅有200萬噸,倉容不夠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時代周報記者注意到,2008年4月,有5家大型糧庫獲得河南省發改委批準立項,庫容達到20萬噸,投資方要么是中儲糧河南分公司,要么是地方糧食局。如今,僅中儲糧河南分公司的倉容量就增加至1000多萬噸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中儲糧河南分公司的發展,得益于前幾年民營庫點參與多,托市收購量大,中儲糧系統直接間接收益巨大,如果不讓民營企業參與,就證明了中儲糧河南分公司在自身發展后,把全省農民利益、糧企利益甚至糧食安全置之度外,只為自身利益,是典型的卸磨殺驢。”上述楊姓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中儲糧河南分公司提供給時代周報記者的一份文件顯示:“國內經濟增長面臨較大壓力,需求增速放緩,穩增長成為突出任務。在糧食流通領域,也呈現出需求不旺、市場主體比較謹慎的特點。據統計,總公司今年小麥托市量僅占社會收購量的48%。今年總公司審定小麥托市庫點3130個,為2010年9968個收購庫點的30%。截至8月5日,累計完成收購2116萬噸(指六省范圍內),較2008年4174萬噸小麥托市量減少約50%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據業內人士介紹,今年中儲糧河南分公司的托市收購總量在1000萬噸,閑置倉容700萬噸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預定收購量的減少,在上述楊姓人士看來,不能作為排斥民營糧庫的理由。“8月中旬,國家糧食局局長任正曉還強調,托市收購要真正做到敞開收購,應收盡收,不讓農民出現賣糧難。即使規定1000萬噸的收購量,扣除閑置庫容700萬噸,仍有300萬噸的市場空間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河南民營糧油收儲企業協會(籌備中)的一份文件稱:“雖然我省民企建倉是自愿的,但也是通過發改委立項的,也符合國家發展政策。自2006年以來,在中儲糧倉容嚴重不足的情況下,我們投資幾千萬甚至上億元,沒花費國家一分錢,我們的倉庫都是糧食專用倉庫,無法轉產,不收托市糧,不僅資源浪費,而且企業死路一條,投資人會家破人亡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對于現任的中儲糧河南分公司領導來說,部門利益只是一方面,他更關注的是管理漏洞,他們不能再出事了。”上述楊姓人士強調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他告訴時代周報記者,“現任總經理張威上任之初,下面反映的問題都指向民營糧庫,最起碼是民營糧庫把河南分公司拉下水了。所以,中儲糧最初制定的預案,就是自己收,便于管理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中儲糧河南分公司給時代周報記者的文件也顯示:“總結幾年來執行政策性收購的實際情況,出現質價政策執行不嚴、‘抬價搶購’、‘出庫難’、擅自動用等問題,較多出現在民營企業。如河南轄區累計有57家民營企業在政策性糧食收購、保管、出庫過程中出現違規違紀問題。2008年,河南省小麥托市最高達到490億斤,代儲庫點近4000個,嚴重超出中儲糧監管能力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為避免管理失控,又要滿足農民售糧需要,今年我們調整委托收儲庫點,在河南安排1269個委托收儲庫點和延伸收購庫點,較最高峰時壓縮了50%左右。雖然庫點壓縮了,但執行托市政策的效果明顯改善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民營糧庫當初“潛水”的秘密
          
          如前文所述,王軍和周口直屬庫主任喬建軍灰色交易的事例中,靠“20多年交情”搞起來的糧庫、欲說還休的“送錢”,證明民營糧庫所進入的,是一個非競爭性的、沒有絲毫市場因素的行業。這些民營糧庫老板們的出現,直接為中儲糧河南分公司部分管理人員提供了機會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時代周報記者去年11月曾調查,河南西華縣兩間糧庫(同為一個老板),建有大型面粉加工廠,中儲糧周口直屬庫委托其進行托市收購。而它托市收購的糧倉,已變成自家面粉廠的倉庫,隨用隨取,也不必承擔倉儲經營成本,保管費用對它而言,都是利潤。托市收購政策,在其流程的后端已形同虛設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但在楊姓人士看來,民營糧庫對于喬建軍們,也僅僅是機會而已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喬建軍帶走的1個多億,基本上都是收購資金。直屬庫主任權力很大,他給農發行交所需收購資金的報表,資金就到手了。比如,上報1萬噸的收購資金,實際只給委托收儲的糧庫5000噸資金,剩下的他扣下了,錢就是從這里來的。”上述楊姓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,“這些被扣下的資金被挪用,借給高利貸、擔保公司。據說,喬建軍就是因為投資房地產失敗才跑的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楊姓人士認為,“對民營糧庫可以進行規范管理,有條件有實力的,應該允許進入市場,采取一刀切的辦法,只能因噎廢食,不利行業發展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楊姓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的情況,道出了些許真相: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經過審核推薦的74家民營糧庫,剛開始浮出水面的很少,我們做了這么多工作,但參與活動(指與中儲糧談判參與收儲)的也就10多家,還有60多家沒有浮出水面。后來明白了,有不少企業和中儲糧內部人員有瓜葛,我們都有證據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或許,對于急需重塑中儲糧形象的張威來說,面對這么多“瓜葛”,只能一刀切,以此避嫌。但對于托市收購及其主體中儲糧來說,加速市場化,引入競爭機制,杜絕人情關系,才是正確的發展之路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中儲糧河南分公司在給時代周報記者答復文件的最后,道出了未來的方向: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托市政策的核心是保護農民利益,不能保障參與托市收購企業的利益。通過委托收儲業務吃‘政策飯’,反映出一些企業資金緊張、經營比較困難的現實狀況。從長遠看,糧食流通市場化方向不可能走回頭路,任何企業都不能只靠政策生存,中儲糧企業和民營企業都是如此。去年,各類糧企市場化收購小麥積極性比較高,就沒有啟動托市。南方水稻產區,這幾年市場化收購已逐步取代托市,成為常態。”
        万金彩票